有梦都惊破

就,看着别人家那些无忧无虑的小孩子,偶尔还是会生出“为什么我不是他”这样的想法来。

虽然这个想法本身就毫无意义。


“拿出勇气吊起自己的脖子”

我想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他们分开了,然后把我蒙在鼓里,甚至告知我这个消息的人都不是他们。
我似乎生来便比人多愁善感,我的泪腺可能比我的大脑还要发达。我想要停止这种状态,可是我做不到。
我只能一直哭,一直哭,哭到我忘记了原因,然后明天早上醒来继续之前的生活。
我大概是最没用的人了吧,我只会沉默,连最基本的沟通都做不到。
他们不理解我。
我成为了他们的负担。
我该去死了。

我也不是所有时候都很丧
你在就不会

风后面是风,天空上面是天空。
但我抓不住风,更摸不到天空。